Oevtn

幻想太多

偏颇 完结 HE

我对你的爱从来有失偏颇,不必计较太多。

“不要。”朴智旻把嘴边的烟扔掉扭头对我讲。
推开门的一瞬间屋外的冷气兀自往他身上拥,很快朴智旻就会变得和室外一样寒冷。
桌面没喝完的酒在我起身时被碰倒,这场谈话绝对不该提起闵玧其,我有些头疼。

这么多年了,当初那个寂寂无名的男人此刻在电视、杂志封面、各大广告LED面板上出现,我有时候经常会想他是不是故意的。
当初朴智旻不愿见他,他就偏要出现在每个角落。

我踢着拖鞋去厨房拿抹布来收拾残局,还剩下半瓶啤酒被随手放进冰箱。所有活都忙完了,按照平常来讲我会从书架上随手抽一本书匆匆扫两眼打发时间,可今天我想着发愣的朴智旻却一点看书的心情也没有。

“你就没想过以后?”我坐在地上问他。
朴智旻手里拿着半罐啤酒正往嘴里送,闻言偏头看我。
“我是说,你以后真打算一个人了?”我看到他这副样子就来气,每次一提这事就装傻充愣,真这么喜欢闵玧其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不肯见人家。
电视还在不停播放,随意换的节目正在插播广告,闵玧其拿着手机的笑脸出现的猝不及防,恰巧被扭过头的朴智旻看到。
这还真是巧了,我内心犯起嘀咕,闵玧其这男人不会真有感应吧。

“他也该成为过去了,你可以遇到下一个了”我看着他那副要盯穿屏幕的样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伸手拿过遥控器便摁下关机键,电视上的男人瞬间便从眼前消失。
朴智旻倒也没说什么,上衣口袋里的烟盒被主人摸出,我看着他熟练点烟的姿势在心底叹气。没用的,闵玧其就在他心里,看不看的到都一样。

窗外灯火通明,广告牌上的笑脸依旧帅气可我知道这不是他真心的笑。以前闵玧其看着朴智旻笑的时候会把牙龈都露出来,和傻子一样。他肯定恨死朴智旻了,我有点难过。

其实我也不知道两个死脑筋的人要怎么谈恋爱,我只知道那天推门的时候吓得我冰淇淋都掉了。
沙发上吻的难舍难分的两人没有一点害羞的自觉,反而还对我进行了嘲笑,朴智旻大大咧咧的坐在闵玧其腿上把自己眼睛都笑没了。
这种生活对我来讲简直是难以言喻,看着两人天天搂搂抱抱,简直不要太痛苦。
可偶尔吧,他俩挤一张沙发睡觉的画面还是让我感到安心。我这辈子没谈过恋爱,唯一知晓情侣相处的途径就是朴智旻和闵玧其。
真腻歪。

后来,就没有后来。朴智旻提的分手,闵玧其在楼下等了一夜都没把人等来。我看看楼下的人,又扭头看看缩在角落里不停掉泪的朴智旻,还是没明白为什么。可我没问,我知道朴智旻他有苦衷,可对闵玧其来说这都不重要了,因为从此刻起,朴智旻不要他了。

那两天挺漫长的,朴智旻除了哭就是睡,睡醒接着哭,第二天晚上他拉着我的袖子小声求我帮他看一眼闵玧其走了没。
两天了,神也熬不住啊,我没敢跟他说今天早上闵玧其是晕倒被经纪人带走的,只告诉他人走了。
朴智旻终于肯靠近窗户,愣愣的盯着楼下空地又红了眼眶。

再往后,朴智旻成了舞团的首席,闵玧其也出了道。
当初三人合租的房子就剩我一人了,我寻思着哪一天也搬走算了,可朴智旻却告诉我他把这房子买下来了,让我免费住。
“让你免费住不好啊?干嘛绿着脸。”
他叼着烟跟我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可信,可怜巴巴的站在窗前盯着楼下空地看,跟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样,也不知什么时候学会的吸烟。

自打我同意住下去后,朴智旻就开始赖在我这儿。
“每次来都说想我,您倒是拿出点实际的出来啊!我的肉呢?”我裹着羽绒服踢着拖鞋去给他拿饮料,侧过脸瞥见他手里拎着的虾。
朴智旻并不想搭理我,白了一眼后拎着东西进了厨房。

也许是锅里那盘即将出锅的虾弓着身子的样子太痛苦,我突然萌生了它们濒死挣扎的错觉。所幸朴智旻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哥,你酱油放哪了?”
我蹲下身拉开柜子,没想到只剩了一个空瓶。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了笑,忘了酱油在上回吃泡饭时已经被用完了。
“没事,我下去买吧,哥你看着虾”朴智旻错开身拿着羽绒服便开门往下走,我偷着懒准备回到厨房却发现鞋柜上落下的钱包。
“唉,还是要跑一趟”我埋怨着朴智旻的丢三落四认命的往楼下走。

人还没走远,我在门洞里一探头便看见站的笔直的朴智旻。我有些疑惑,往外迈了两步便准备喊他,可这一嗓子在看到他面前的人时立刻噤声。
我没想到我这辈子还有机会看到他俩同时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场面没能定格太久,下一秒闵玧其冷着脸转身就要走。朴智旻看他动作急忙上前把人抱住,一脸的眼泪全抹闵玧其背上。
闵玧其似乎愣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推开朴智旻。
“别让我恨你。”
我背过身不忍心看下去,这个结果是朴智旻咎由自取没错,可我止不住泪。
过了很久我才敢走过去拍拍朴智旻的肩。
我不记得我们是如何回的家,只是现在的朴智旻让我感到担心。
“哥,你怎么不好好看着点啊,虾都老了。”他只是在不停的嘟囔,舀了两碗饭在桌上招呼我来坐。
“我手艺退步了吗?”朴智旻语调轻快。
我看着他眼眶里的湿润最终只默默把话咽进肚子里摇摇头。

三个月后,当我知道朴智旻出事的时候,花园里难缠的熊孩子正抱着我的腿让我欣赏他们翻跳的舞蹈,没错,就是翻的闵玧其。
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让我心里一跳,我来不及挂断手机便赶往医院。
“你怎么回事啊,彩排都没出事故,怎么忽然就从舞台上摔下来,我看你真是要吓死哥。”我心里现在还是静不下来,果皮带着果肉一起削下来。
所幸只是个小意外,朴智旻脚踝扭了一下,现在整条腿都被掉在空中,我进门时看着他呲牙咧嘴的模样意外的有些滑稽。
“我也没想到啊,谁知道看芭蕾的人里还有追星的啊。那么大的闵玧其三个字印在衣服上,我就多看了两眼。”朴智旻掉着腿小声解释。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张了张嘴还是没能骂出声,一时间病房里只剩我憋着气削苹果的声音。
“行了,躺着吧你,我去上个厕所,赶紧把苹果吃了。”我起身往门旁的卫生间走。

人生中发生的许多事都很微妙,比如没化妆遇见前男友,又比如……打开门遇见闵玧其。
手心是门把手冰凉的温度,我发誓我不想偷听别人讲话,但这场景实在有些……难以言喻。闵玧其背对着我站在朴智旻床前,而我此刻站在卫生间与病房的拐角处进退两难。
为什么病房有独立卫生间呢?
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尝试能否把自己塞进头顶的灯泡里。
是被闵玧其眼神冰冻还是安静地待在角落?
上个问题无解后我开始了新的思考,但这不是多复杂的决定。人生苦短,我向后迈了一大步。

“你……你怎么来了?”
好狗血的开场。我感叹一声开始用手指在墙上画圈圈来屏蔽这场对话。
“我来看看究竟是什么蠢货能把自己摔了。”
朴智旻似乎也觉得自己蠢的可以,安静了许久没有开口。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出去缓和一下气氛时,朴智旻却突然哭了。
“我不相信,闵玧其。”
朴智旻大口吸气平缓情绪后才出声,试图让每个字都更直白的传达给床前看着他的人。
“你来,是因为你爱我。”
出乎意料的是闵玧其没有反驳。
为什么不反驳?
不过两年,闵玧其身边所有事都变了,房子、车子、宠物,甚至连人也变了,新闻报道中前任经纪人没有缘由的离开,曾经的助理接替职位。
那你呢?我看着闵玧其的背影。
那你呢?你还爱吗?

闵玧其的手攥紧又放开,我的心也跟着提前。
可能一分钟也可能更久,随便吧,我只记得闵玧其突然俯身上前抓住了朴智旻的无名指放在嘴边,然后用力的咬下去,留下一圈齿痕。
他是真的很爱。
我在这个十平方米大小的空间里红着眼眶迎接迟来顿悟,无名指的齿痕是报复,是宽恕,是闵玧其对朴智旻曾经的蓄意纵容,是闵玧其对朴智旻永远的有失偏颇。

我尽量保持安静地退出门外,现在是下午三点零九刻,走廊尽头是刚被告知手术成功后互相搀扶的家属,窗外的阳光照在我正在打字的手上,一条短信成功发出:
婚礼我要当伴郎。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