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vtn

不定期删文

崽崽,生日快乐啊

【糖旻】《52》短篇完结

是我的萌了\(//∇//)\

germnt:

祝我的鸭10·9生日快乐! @布洧 你说想看我就勉力一试了,望你喜欢~
也希望大家都能看的开心~


文 / germnt


*


秘书室把外线电话接进来的时候闵玧其正对着一份代言合同发着愣。合同的第二页就是代言人的简介,右手拇指摩挲着照片上那张脸,闵玧其眉头微皱,唇线却抿得很紧。左手边的美式咖啡已经见底,萦绕在嘴间的苦涩却久久不散。


他刚才分明听见秘书说:“闵总,刚与我们签了代言的朴智旻先生给您致电。”


可是接进来之后却是长久的沉默,他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几不可闻的,那边微微叹了口气笑起来:“玧其哥,你还是老样子啊。”


熟悉的声线,故作轻松的语调,闵玧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发出什么样的音节。


说什么都是多余吧,说什么都会显得刻意。


最后尽量让声音听不出情绪:“智旻,你回来了。”


*


两人约在孝林路78号见面。


朴智旻没有忘,闵玧其也不可能忘,孝林路78号的红豆冰沙是朴智旻最爱吃的。


司机把车停在目的地门口,闵玧其却忘了下车,司机提醒他到了的时候他才恍惚,原来这么多年,当年的冰沙店早就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酒吧。


不过七点钟,酒吧还没什么生意,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转过回廊便看到吧台前坐着的人。即使只是背影,即使时过境迁,闵玧其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朴智旻也适时的回头,看见他先笑了笑,从吧台凳上起身,习惯性的撩了撩额前的碎发。


习惯真的会一直伴随着一个人,就像闵玧其,也习惯性的抽出抄在裤兜里的右手抬了抬,算是打了招呼。


闵玧其要了一杯伏特加,朴智旻说自己开车来的,只要了一杯苏打水。


又是沉默。


苏打水很快递上来,朴智旻用手指描绘着杯沿,似乎在等闵玧其开口。


闵玧其指尖夹着刚抽出来的烟,终于开口说的却是:“介意吗?”


朴智旻摇了摇头:“也给我一支吧。”


两人各自抽着烟,酒保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做好伏特加递给闵玧其就转到另一边去擦杯子。


“你......还好吗?”


他其实更想问朴智旻,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话在嘴边绕了一圈终究还是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朴智旻歪头看他:“挺好的啊,也算小有名气,前几天不还和闵氏签了代言么。”


“嗯,我今天刚看到合同。”


“难怪,我一直在等你联系我。”朴智旻把烟头摁灭在烟缸里:“倒忘了这种小合同根本不需要你亲自过目的吧?”


“他们说......是你主动联系的他们。”


朴智旻低头笑起来:“是啊,不然哪能找到理由见你呢,玧其哥。”


*


载着闵玧其回到自己的公寓,朴智旻费力的把他拖进电梯,直达的室内电梯并不需要按楼层,朴智旻一手扶着他防止他身体下滑,另一手去按关门键,门刚堪堪关上闵玧其反手一拽把朴智旻拽进自己怀里。


两人身高相差无几,这一下差点头对头脸对脸的撞在一起,朴智旻再努力站稳,还是不防唇与唇一擦而过。


温热的触感,烟草的甘冽,酒的香醇。


不过怔忪了两秒,闵玧其已经狠狠按住朴智旻后脑勺,啃/咬他张口欲说话的唇。


两人从电梯辗转亲吻到卧室,打开房间的灯闵玧其终于松开他一些,额头抵着额头打量朴智旻被吻得充/血的唇瓣和染了红霞的两颊,声音低沉的不像话:“刚刚想说什么?”


朴智旻还有些喘,低着头不看他:“想问你是不是真的醉了。”


“你说呢?”


闵玧其的手从朴智旻衬衣衣摆伸/进去,搂着他后腰让他向自己贴近,舌头探进朴智旻嘴里寻到他的,吮/吸缠绕间逐渐加重他的呼吸。


压着朴智旻倒在床上的时候闵玧其的手已经探向他下/身,缓缓拉下裤子拉链,换来朴智旻全身绷/直嘴角逸出一声闷哼。闵玧其覆手包裹住那片膨/胀,朴智旻徒劳的扯着闵玧其的衣袖声音颤抖:“关灯......”


换做以前闵玧其肯定会闹他,可是如今久违的听到他这样的声音,闵玧其只觉得内心一片柔软,起身回去关了灯。


*


两人分开已有六年,虽然灵魂还记着曾经的配合和默契,身体却生疏了,何况闵玧其禁/欲多年未免有些莽撞。


即使做了足够充分的扩/张,真的冲进去的那一刻还是疼的朴智旻咬牙闷/哼,闵玧其也难受的要命,却有些分神。


他似是自言自语:“怎么这么紧......”


这六年来朴智旻的花边新闻从意大利漂洋过海传到他耳朵里不是一次两次,与男模幽会、与化妆师同居、与摄影师分手、与经纪人暧昧......传一次便把他往地狱深处又拉一层,直到黑暗吞噬了心脏的炙热,逼着他不再想他。


朴智旻疼痛之余还是听清了这句呢喃,他自嘲的笑一笑:“因为都是我上/别人。”


闵玧其彻底忘记了抽/动,皱眉与他对视。


“这是我留给你的,最后的底线。”


*


朴智旻被领养回闵家的时候已经十二岁,记忆和心态都已经定格,即使闵父闵母对他十分关爱,他还是不冷不热的保持着礼貌的疏离。


同样定格的还有他的同学。因为已经六年级,再过半学期就升初中了,闵父闵母便没有给他办转校。班上几个一直嘲笑他是孤儿的同学见他一跃成为有钱人家的养子,天天保姆车接送上下学难免心生嫉妒。


这天放学朴智旻一直低着头,书包背在身前徒劳的遮挡着什么,本以为躲过司机就行了,开了车门却愣住。


比自己年长几岁的男孩沉默着坐在后座靠里的位置,白皙的肤色、清冷的侧脸线条。朴智旻一时有些无措。


司机给他拉着车门:“智旻少爷还没见过玧其少爷吧,他一般只有周末才从寄宿学校回家,他比你早放学,我就先接上了。”


朴智旻迟疑着坐进去,因为方才的动静里侧的男孩悠悠转醒,对身边多了个人有些没反应过来,揉了揉眼睛才开口:“你就是智旻?”


“嗯。”


清冷的五官、清冷的嗓音,说出口的话却让朴智旻心口一热:“嗯什么?要叫哥哥。”


可能是为了给他适应期,闵父闵母都对他以叔叔阿姨自居,与其说朴智旻找不到与他们亲近的方法,不如说他一直找不清自己的位置。


于是迟疑的开口:“哥......哥哥。”


“嗯,乖~”说完满意的笑起来露出一点浅粉的牙龈,歪着头凑过来:“我叫闵玧其……”


却突然用修长的手指捏住他下巴面色严肃的打量:“你脸怎么了?谁打你了?”


*


那个周末,闵玧其就和父母商量着把朴智旻的转学事宜定了下来,转去他所在的初中的附属小学部。闵家办这种事一向不用费什么心力,于是周一闵玧其就带着朴智旻去新学校报到了。


初中部和小学部离得很近,甚至共用一个食堂和篮球场,从此闵玧其身边就多了一个白净可爱的小糯米团子。闵玧其的朋友们都跟着闵玧其叫他旻旻,闵玧其却坚决不准他们像他那样捏朴智旻的脸。


朴智旻从小就是孤儿所以上学晚了一年,导致闵玧其虽然只比他大两岁两人却总是错开学级。朴智旻初中闵玧其高中、朴智旻高中闵玧其大学,等到朴智旻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家里已经计划着让闵玧其出国了。


提出这个决定是在朴智旻十八岁生日那天,毕竟是成人礼,朴智旻也喝了点红酒。本来气氛还很融洽,闵父说完这个朴智旻就没再吭声,闵父闵母都当他喝多了,就让闵玧其多照顾着。


借着酒劲朴智旻变着法子的赖在闵玧其房间,时而不讲理时而撒娇,就是缠着他不给他睡觉。


天知道闵玧其对着脸蛋红扑扑全身软绵绵的朴智旻忍得有多辛苦,终于没忍住摁着两边手腕把人压/在了身下。


*


第一次两个人都不太懂,没有任何借助全凭感觉和冲动,朴智旻又一直哼/哼/唧/唧的叫他哥哥,于是闵玧其更没了分寸。


最后朴智旻的后面直接见了血他都忍着没吭声,事后因为没清理干净第二天甚至发了烧。好在朴智旻能忍,愣是没有惊动闵父闵母,还要撑着力气拦着心急如焚的罪魁祸首闵玧其。


两人的关系就这么鸡飞狗跳火急火燎的确定下来,闵玧其自然不准父母再提出国留学的事。


两人就这么偷摸摸的谈了一年半的恋爱,闵玧其一毕业就接管了闵氏名下的互联网和电子产品两家公司。年轻帅气、家底殷实的闵氏接班人自然少不了一些主流媒体的关注,不少女明星更是想着法子接近他,哪怕和他说上一句话也能博得第二天娱乐版的头条。


闵玧其其实不怎么在意这些,除了怕朴智旻吃醋。


到底还是出了岔子。


趁着国庆假闵玧其瞒着家里带朴智旻去了趟巴厘岛,两人一连七天甜甜蜜蜜如胶似漆,回来却发现国内娱乐版块都是他在机场出境时的背影。


糟糕的是,身边的朴智旻也入了镜。


不过朴智旻带着深帽檐的遮阳帽,穿的是牛仔裤和简单的白T恤,照片拍的模糊从背面还真看不出什么,只是事情愈演愈烈,最后竟然有个出道没多久的女明星站出来说那是她。


于是惊动了闵父当晚就从香港飞回来责问他。闵玧其当然极力否认,可闵父怎么也不信,两人起了争执,最后去劝和的闵母拿起杂志看了一眼就怔住了。


别人认不出来,可她到底看着朴智旻长大的,怎么会连个背影都认不出。


眼看藏不住,闵玧其干脆直接把关系挑明了,这对闵父闵母来说无疑当头棒喝,当即就撂狠话要把朴智旻送出国。


*


没等闵父闵母真的狠下心,闵玧其先带着朴智旻私奔了。


闵玧其这样的人去到哪都不怕没饭吃,两人在加拿大躲了两个多月才被秘书室的人找到,却被告知闵父被他们气的病危了。


闵玧其一开始还铁着心不肯回去,最后朴智旻眼睛红通通的看着他:“玧其哥,我不想你后悔,你也一定不想我愧疚。”


于是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眼。


在机场的时候闵玧其紧紧搂着朴智旻在他发顶留下一吻:“等我回来。”


可他再也没有等到他。


*


闵父在董事会上突发脑溢血当即被送到医院抢救,闵玧其飞机刚落地便被告知闵父没能挺过来。


一边要安抚悲恸的闵母一边要正式接管闵氏的各个产业,闵玧其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每天靠咖啡和朴智旻的视频通话续着精力。


眼看着闵玧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朴智旻除了安抚他什么都不敢和他说。


他不敢说闵母把悲恸全转移到他身上,找关系让加拿大这边的大学开除了他,还在他走投无路快要撑不住和闵玧其坦白的时候设计把他卷入了狼窝。


真正的狼窝。


业内都知道,模特界的男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gay,剩下百分之一也是刚入圈的雏。


朴智旻第一次是被人下了药,关键时刻他用仅有的理智翻身把那造型师压在身下。他知道自己已经跑不掉,在最糟糕的命运面前他选择不让自己太难堪,因为他满脑子都是闵玧其。


他难得的凶狠果决:“我在上面。”


那男人一听兴奋极了,这个圈子里缺的就是自愿在上面的,马上淫/笑着把腿/缠上来:“你放心,把我/操/舒服了我包你红!”


*


对朴智旻来说最糟糕的情况从来不是眼前的这些,而是闵玧其不接他的电话。


两人失去联系后的第七个月,朴智旻认识了圈内著名的设计师Jackson,Jackson没有勉强他,只邀请他去意大利走个秀。当时可谓万念俱灰,朴智旻想闵玧其一定知道了,他一定知道了……于是没有多加犹豫,他答应了Jackson的邀请。


这一走就是六年。


他在如狼似虎的模特圈摸爬滚打了五年,谁也想象不到他一个亚洲男孩在这个圈子里想上位需要怎样的付出,可他熬出来了,最近终于转型签了国内一家娱乐公司。


他找回闵玧其,就是想最后赌一把,赌他还爱不爱他。


他枕着闵玧其的胳膊,指腹调皮的摩挲着闵玧其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胡渣,声音软软糯糯的:“玧其哥……”


“嗯?”


“如果我不回来找你……”朴智旻突然有些哽咽:“你会去找我吗?”


“……不会。”


泪水从眼尾滑落,渗进闵玧其的臂弯,闵玧其的心突然抽痛,这两个字,原来真的说出口这么痛。


“知道那六个月我为什么没找你吗?”


朴智旻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下意识的摇摇头。


闵玧其把他揽的更紧一些:“我妈说,他们之所以领养你,是因为你爸妈当年双双自杀,是我爸间接造成的。”


“我爸当年急于接管爷爷留下来的产业,想做出些成绩说服董事会,就强行收购了你爸爸的公司,在那之前先断了他的经济支持,算是把你爸逼到了绝路。”


“他也没想到你爸妈会双双自杀,过了十几年终究良心不安收养了你,却没想到我和你……”


“我爸认定这是报应,那几天他心不在焉忘了吃药,才导致突发脑溢血。”


朴智旻已经怔住,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他以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所以即使闵母那样把他推入火坑,他都没有办法恨她。


闵玧其声音带了些哽咽,手臂收紧的力道勒的朴智旻喘不过气来:“然后我妈告诉我,她……她……”


朴智旻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抬起头在闵玧其下巴上亲一亲,温柔的看着他:“都过去了。”


闵玧其的眼眶红红的:“旻旻,如果当时你知道了这些,还会等我吗?”


“……会。”


懊恼的闭了闭眼,闵玧其在朴智旻额头落下一吻:“我真蠢。”


朴智旻昂头把唇贴上他的,迷恋的亲吻他,声音嗡嗡的:“因为我比你想象中还要爱你。”


闵玧其动容的回应着他的吻,拉着朴智旻的手探向自己身后,恢复了清冷的嗓音深情又坚定:“旻旻,让我也做你的唯一。”


愣了一下朴智旻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问:“你……你确定?”


“确定。”


“你是真的在邀请我上/你?”


“……是。”


似乎一直等着这个回答,朴智旻翻身把闵玧其压在身下,笑的一脸得逞:“哥哥,我会好好疼/你的。”


他一叫哥哥闵玧其只觉得气血下涌全部集中到腹部,腿间那/处已经颤/巍巍的翘/起,被朴智旻握住缓缓套/弄着。


闵玧其看着眼前专心给自己/撸的朴智旻,忍着缴/枪投降的冲动哑着嗓音唤他:“旻旻,过来。”


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朴智旻笑着凑上去亲他。手下动作不停,趁着闵玧其不注意才探了一手到后/庭,从触碰的瞬间到抵/进去的刹那闵玧其都僵直着身体。


朴智旻很耐心的给他适应的时间,闵玧其也知道自己太过敏感,努力把关注点放在接吻和被朴智旻另一只手握着的那根/物事上,饶是这样也过了快半个小时才勉强容下三/根手指。


朴智旻把手/撤出来,爬到床头去取昨晚用剩下的润滑,尽量多的涂抹在闵玧其后/庭和自己那根勃/起上,调皮的拍拍闵玧其的屁股:“哥哥,准备好了吗?”


闵玧其瞪他,却不知道此时迷离着眼神的自己有多妩媚迷人,只听朴智旻低吼了声/操,就怼了进去。


真疼啊,闵玧其一下子清明了。毫无快感的疼痛,自己身前那物都很明显的软了下去,可闵玧其这一刻心里想的却是,这么疼,那他对朴智旻的第一次,可真不是人。


于是看着朴智旻被夹/在半路又不忍伤他的隐忍的表情,他心疼无比,逼着自己放松去配合他,终于全部挤/进去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朴智旻与其说是身体上的满足不如说是心理上的,闵玧其这样的人愿意躺在他身下代表了太深沉的含义,他从他发出邀请的那一刻起内心就是无比欢愉的。


他的哥哥,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爱自己。


而闵玧其是真的感觉到了瞬间的满足,被朴智旻顶/上前/列/腺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gay想做下面的那一个。


身前那物在后面的刺激下重新站起来,被朴智旻伸手捧住,随着身后挺/进的频率加速撸/动着。朴智旻把闵玧其的腿抬起来让他缠/绕在自己腰上,低头俯视着闵玧其,嘴里说着骚/话:“爽不爽啊哥哥?”


“是不是尝到甜头了?”


“以后还给不给我/操/啊?嗯?”


闵玧其咬牙切齿:“闭嘴!”


两个字而已,却被朴智旻/撞的颤抖破碎,闵玧其脸颊迅速飞红,死死咬着下唇再也不开口了。


朴智旻越见他这样越来劲似的,边狠狠撞/他逼他逸出呻/吟边不停的说着骚/话撩他。其实闵玧其在上面的时候从来不说这些,他能把持住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偏偏朴智旻这只妖精把住了他致命点似的,每次临近高/潮就叫他哥哥,硬逼的他和他一起释/放。


换了位置还是一样,朴智旻狠狠地抽动几下,手下的速度也加快力道配合着收紧,在自己射/出来的同时低吼:“哥哥,我到了!啊……”


闵玧其再也忍不住,全身颤抖着和他一起抵达高/潮。


两人大汗淋漓的跌躺在一起,餍足的互相亲吻安抚。


缓过了那阵余韵朴智旻才有些后怕,小心翼翼的看他哥哥的脸色:“玧其哥,怎么样?”


闵玧其恶狠狠的掐他脸:“以后还是不给你浪的机会了!”


被捏的圆滚滚的糯米团子含糊不清的撒娇:“不要嘛!一个星期一次好不好?一个月一次?……三个月一次,求求你了玧其哥~”


闵玧其凑上去把那粉嘟嘟的唇瓣含进嘴里,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看你表现。”



End

【糖旻】《沙雕江湖》 联文/连载

别催我,没结果😷

germnt:

文 / germnt & 布洧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催更 @布洧 ~我是很勤快的~ฅ( •_~.)ฅ




01


朴智旻不是没看过坊间杂记,“不如相忘于江湖”这句话不知道由多少风流侠客说过,当时他还感叹江湖险恶身不由己,此时瞪着枕边龙飞凤舞的这七个字,恨不得把闵玧其包进这宣纸里一起丢出去。


不用他丢,闵玧其已经自己跑了。


朴智旻撩撩额前散落的发,赤着脚蹭下床又把那纸捡回来,恶狠狠的折了三折塞进怀里。


“日他娘的闵玧其,谁让他负责了还是怎么的!想和我相忘于江湖?那也得先让我日回来!”



02


朴少庄主感觉自己体会到了这世界深深的恶意。他连着几天蹲在当初遇见闵玧其的酒馆门口却连人影都没见到半个,更别说日回来了。


次日清晨朴智旻又准时伴着鸡鸣蹲守在门口,动作流畅的让酒馆掌柜瞬间感觉有些窒息。


就这张欲求不满还带着哀怨的脸往门口一摆,简直和对面的石狮子交相呼应充满了生人勿近的诡异气息。


正当朴少庄主和对面石狮子干瞪眼的时候,闵玧其就那么大大咧咧的背着剑走进他的视线。


“马子!你别跑!”


朴智旻突然屁股离地蹦的三尺高,边喊边跑还不忘撩撩头发。



03


这一声引来不少路人侧目,朴智旻才不管这些,使着轻功三步并作两步的整个人扒到闵玧其身上,不顾路人的非议和闵玧其的窘迫,双手绕着他脖子就去解他身后的剑。


可怜闵玧其既要护着朴智旻防止他摔下来,又要去保剑,奈何他只有两只手,最后朴智旻稳稳当当的从他身上跳下来,那把剑也稳稳当当的在他手里握着,剑尖直指向他。


“闵大哥!你今天不当着乡亲们的面娶了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手腕一转把剑架在自己脖子上。人群瞬间轰隆一声炸开了锅,闵玧其无语的拧眉,醉嗓尽是无可奈何的宠溺。


“朴智旻你别闹。”


一听这话朴智旻就炸了,对着人群就差没声泪俱下。


“乡亲们给我评评理,小女子我为了这负心汉背离家门,女扮男装跟着他闯荡江湖,可他呢?留下一句不如相忘于江湖就抛弃了我,可怜我自己没打紧,我肚里的孩儿可怎么办呐!”


说完不忘痛心的摸摸吃了两个肉包子此时圆滚滚的肚皮。


路人瞬间见风倒对着闵玧其指指点点,闵玧其一个头两个大,不等朴智旻再胡说八道,上前一把隔开他架着剑的手攥紧,运着轻功三两下两人一起消失在众人面前。



04


到底还是把他带回了逍遥山庄,下人们都认识闵玧其自然放行。把人往床上一扔,闵玧其俯身把他压在身下。


“朴智旻,你到底想干嘛?”


怀里人抱着剑哆哆嗦嗦,憋了半天才发表了自己的宏伟计划。


“我......我我我要日回来!”


说罢一鼓作气把剑一扔便翻身坐在闵玧其身上开始乱扒。


“少庄主!您钱袋掉了!”


门被猛地推开,下人看着床上两人暧昧的姿势惊的左脚绊右脚直愣愣就往地上砸。


......


“卧槽,你能不能先敲门!”


最后还是朴智旻先反应过来把闵玧其搂的严严实实。开玩笑,老子的马子也是你能看的吗?!


“对......对不起!”


门又被猛地关上。


正当闵玧其受够了朴智旻的胡闹准备好好教训人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那道粗嗓门又开口。


“天哪,少庄主居然在上面!”


“我咋能看错呢!想不到少庄主那小身板看着就肾虚居然在上面,真是没想到啊!”


朴智旻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顾不得身下的闵玧其朝着门外破口大骂。


“你才肾虚呢!老子这身材开玩笑的吗?!你过来老子日不死你!”


闵玧其觉得自己现在头有些大,双手掐住身上人的细腰隔着衣物往上用力一顶。


“你要日谁?”


大发雷霆的朴少庄主一下就安分了,坐在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乖巧极了。


“日......日你。”


闵玧其拉着那双小肉手把人带进自己怀里。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05


第二天早晨朴智旻才回过神来,自己是来讨伐闵玧其这个负心汉的,怎么又被吃干抹净了?


于是死死抱着闵玧其的腰就是不撒手,顺便在他胳膊上咬上一口。


“你休想再跑!”


“老子要撒尿!”


“不行!”


朴智旻可不管,又往他怀里扭了扭。闵玧其被他扭的浑身燥热,憋着尿的那处颤巍巍的抖了抖,正好挤进朴智旻两腿之间。


“昨晚灌得你不够满是吗?还想让我用尿灌?”


朴智旻赶紧撒手。


等闵玧其解决完回来,就见朴智旻可怜巴巴的贴着房门站着,一见着他就冲进他怀里,脑袋埋进他肩窝,声音嗡嗡的有些颤抖。


“闵大哥,我求你了,别再不告而别了。”


心脏的位置狠狠颤了颤,闵玧其想拉开他,最后还是改为轻柔的拍拍他的后背,语气也跟着放轻。


“我不是留字给你了。”


“那算什么嘛!我才不要和你相忘于江湖!”


说完抬起头用他那水灵的月牙眼委屈的瞅着他。


“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不行!”


“你不带我去,我也会自己跟着去的,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路上要是遇到危险......”


闵玧其皱眉叹息,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孩子说到做到,跟在自己身边虽然危险重重,好歹自己能护他周全,只是......


终究要分别,又能拖到几时呢?


罢了。


“那你要听我话。”


“好!”


重新把头埋进闵玧其的肩窝,朴智旻笑的无比狡黠。

沙雕博主上线

germnt:

一个简单的预告  我和 @布洧 的联文  ~

你是我流浪在外的最后一根枝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