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vtn

分你一片芝士

蒜瓣和花生油互相不爽已经很久了。这天,蒜瓣和花生油又开始互骂。

“来啊!打一架”蒜瓣叫嚣着。

“怕你啊!”花生油伸手就去锤蒜瓣的脑袋。

锅里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炒菜声。

主人:“今天火开大了吗?油溅得这么厉害???”


主人决定今天做一道土豆炖牛肉。

于是土豆和牛肉被哗啦哗啦的扔下锅,主人大眼一扫觉得锅里的土豆好像有点少,顺手从旁边拽出来了萝卜切成块下进锅。

锅内,土豆们聚在一起:“兄弟们!我们当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角落的萝卜:“!!!!!!”


曦和



“朴智旻,今晚八点上线你别忘了!”金泰亨踩着下课铃扛起书包就往教室外面跑,临走时还不忘再提醒一次朴智旻。

“知道了!知道了!”坐在教室里慢吞吞收拾东西的人拖长了尾音回应。朴智旻深觉恋爱误人,他同桌为了追小男生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说隔壁班草电竞游戏打的特别溜,闲着没事就和哥们开黑。为此金泰亨不仅自己刻苦努力,还成功拉了他同桌当垫背。


朴智旻把包背在肩上抬头看了眼教室的表,晃晃悠悠的出门去学校小卖铺买雪糕。太阳差不多要落山了,可耐不住夏天热,朴智旻这一会嘬一口的速度还赶不上化的,雪糕没一会就化成水顺着往手里滴。

他兜里纸今天下午全给金泰亨打球擦汗用了,一张也没剩下,撇撇嘴把才吃了几口的雪糕扔进垃圾桶里站在原地等了等,满心盼望能遇见个同班的借张纸。


“那个,给你......”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朴智旻吓得往前一倾,定了定神才看清身后人手上的纸。

“啊...谢谢。”

“不用。”

似乎并没有想多搭话的意思,闵玧其把纸交到人手里后就走了,只剩个潇洒的背影给小学弟。朴智旻认得他是高一年级的学长,平常和金泰亨打篮球混的挺熟,自己也见过几面不过没说过话,今天看来人应该不错。


“我回来了。”

“小旻回来啦!准备吃饭吧。”朴妈从厨房里探出脑袋看了眼儿子又迅速缩回去继续忙着炒菜。

朴智旻从餐桌下来掐着点打开电脑,刚上线金泰亨就给他丢了个邀请过来。

鼠标点下接受二字,金泰亨的声音瞬间从音响里传来。

“朴智旻,你怎么这么慢,就差你了,快快快!咱开吧。”

他还没来得及插耳机,手刚从包里翻出耳机插进线孔,耳机里就清晰的传来了一声回答。

“开吧。”

相当耳熟。


前半场任凭金泰亨使唤,朴智旻愣是憋着不说话。眼下对面中路二塔被推,金泰亨嘴里闲不住开始闹他。

“朴智旻你今天怎么这么回事,不说话呢?”

这边突然被点的人也说不上来的心虚,不就是用了人家张纸吗,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怂的不行。

“没......我今天吃太多了,有点撑不想说话。”

“ 智旻过来跟我gank”朴智旻话音刚落,耳机里就传来下午听到过的声音。

“好”

朴智旻操纵着人物跟在闵玧其身后,野区被扫得很干净,他俩找了个草丛萎了一会儿,没多久红buff加载时间一到对面剑圣就来了。

“抓他!”朴智旻下意识跟从他的指令按下鼠标,但角度有偏差没能抓到反而惊动了对面剑圣,对方交了闪现立马躲进塔里。

“没事,去下路把兵扫了一会儿拿龙。”


这局被闵玧其带的节奏稳的一匹,金泰亨作为他的绝对损友刚结束就开启了嘲笑模式:“朴智旻你这局真的没眼看啊!忽略你手滑三次,被对面中单gank两次,我们这局绝对是光辉的一局!”

朴智旻这边被他气的要死,本来他就不擅长玩游戏,要不是当初金泰亨苦苦哀求自己当他僚机,谁要在这里丢人啊!

“我来负责他,你不用管。”闵玧其的声音又一次从耳机里传来,朴智旻愣了半响才后知后觉开始害羞,耳机里金泰亨和田柾国开始起哄,他羞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闭麦装死。


第二局一开金泰亨和田柾国就心照不宣的奔着上路去了,留朴智旻和闵玧其在下路。

“你的走位和出装都没什么问题就是意识不太够,心理素质也不太行...”闵玧其说到这儿似乎想到了朴智旻上局被gank时的惊呼,笑了一下才继续。

“但总体挺好的,别听金泰亨瞎说。”

“玧其哥,我可还能听见呢!”金泰亨喊了两嗓子刷新自己的存在感。

“智旻?”

朴智旻自己一个人应了半天才发现麦还没开,连忙开了麦答应他。

“在的,我知道了玧其哥。”

“都叫上哥了嘿!”田柾国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参和进来。

“你俩给我闭嘴好好打游戏!”朴智旻在金泰亨张嘴前急忙出声打断。


对面轮子妈从中路消失,金泰亨赶忙通知朴智旻。

“小心点,下路要来人了。”

果然下一秒轮子妈就在下路出现,朴智旻赶忙示意闵玧其往后撤。

“没事,能拿,你注意我的血量。”

说完闵玧其直接SQW一套伤害打出来突进收割对面人头,朴智旻看着闵玧其残血赶忙把他吞进肚子里向己方塔下走去。

“棒。”

随后的整局比赛闵玧其更是动不动就对他飘来几句:“真好,智旻很棒。”“nice!”。搞得朴智旻脸上的热气就没下去过。


第二天大早上刚进班门金泰亨就对朴智旻挤眉弄眼的。

“你抽了是怎么?”朴智旻被他看的大脸一红,伸手拿桌上水杯状作喝水挡住脸骂他。

“诶,我说,今天下午我们去打篮球,闵玧其也去,你来看吧?”金泰亨看他这样压根不管什么害不害羞,直接一屁股坐下搂着朴智旻脖子提议。

朴智旻遮遮捂捂的快把水杯扭变形了也没好意思答应,昨天被撩的大红脸好歹对方看不见,今天再去看现场打球还不直接公开处刑。

“嘶!你就当看我打呗,顺带看看你家玧其哥。”金泰亨变本加厉开始上手蹂躏朴智旻头发。

“诶呀!知道了,你给我松手!”


托金泰亨的“特殊照料”,朴智旻被安排在最内圈,再往前就是金泰亨他们往地上堆的书包外套。朴智旻甚至怀疑他是候补队员。


“朴智旻!”金泰亨扯着嗓子大叫他名字,朴智旻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金泰亨随即就意识到什么突然扭头。

闵玧其带着鸭舌帽,背着包朝他走来。

朴智旻突然攥紧书包带不知作何反应,直到那人停在他面前,微微低头,安静地看着他。


朴智旻此刻从脸红到耳根,再多一秒就能落荒而逃。

闵玧其突然笑了,把自己头上的鸭舌帽摘下扣在他头上,手顺着滑下来捏了捏已经完全粉红的耳垂。

“今晚打游戏吧,就咱俩。”


西红柿和白糖总是在拌嘴。

有一天主人想调和一下矛盾,决定把它俩做成一道菜:西红柿拌白糖。

从前,有一根胡萝卜。

它在坡上走,突然面前出现了一颗鼻涕味的蚕豆。

于是它放进嘴中嚼了两秒便吐出来,大骂:“好难吃!”,随后倒地而亡。

胡萝卜难吃死了